听党话和做人事 真的只能二选一 起跳的木鱼

起跳的木鱼
站之栋梁
站之栋梁
帖子: 55
注册时间: 周六 6月 22, 2024 10:31 am

听党话和做人事 真的只能二选一 起跳的木鱼

帖子 起跳的木鱼 »

听党话和做人事 真的只能二选一
起跳的木鱼
不知您是否听说过一个共产党的高官有一百多个情妇,我听说过,听说之后最大的疑惑就是这样的人是否是他母亲养大的,如果是他母亲养大的,他母亲不管是活着的还是过世了,我都想问问他母亲是否对有这样的儿子而自豪;不知您是否听说过一个共产党的法官判定了等待嫖娼罪,我听说过,听说之后最大的疑惑就是这样的人是否有老婆(假定它是公的),如果有老婆,他老婆不管是正常的还是不正常的,我都想问问他老婆是否会因为他躺在床上等过自己就认可他已经交过“公粮”;不知你是否听说过一个共产党的警官在处理强奸案件时能给出“反抗不明显”说辞,我听说过,听说过之后最大的疑惑就是这样的人是否有儿女(也假定它是公的),如果有儿女,不管是他儿女成年没成年,我都想问问他他会怎样在他儿女成年之后向他的儿女解释怎么算反抗不明显。当然,不管怎样我都不可能真的有这样的机会,甚至我也不是真的有这样的闲心,因为我明白做出这种不是人事的事情在共产党这一组织的优秀人才里可以说多如牛毛,遍地都是,想问根本问不过来,那么就要问为什么了,为什么如此多的“人”可以这个样子。
是因为这片大地的风水不好吗?我想应该不是吧,这片大地曾经真的有过灿烂的文明;是因为这片大地的人种不好吗?我想应该也不是吧,跟我们同种的其他不直接受共产党荼毒的地方也不是这个样子啊;是因为这片大地中毒了吗?我想是的,这个毒就是共产主义或者说鼓吹共产主义的共产党。这种毒真的很毒很毒,更为特别的是这种毒先毒害的是它们所谓的自己人也就是优秀的共产党员,然后才去毒害其他的一切,有点像“欲练神功,挥刀自宫”的意思,谁要不信,慢慢听我解释“听党话和做人事 真的只能二选一”。
首先来说要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的第一要素当然就是听党话,那么什么是党话或者说党话有什么特征呐?我想对于这一问题最有发言权的铁定是以胡锡进、金灿荣、司马南、张维为为代表爱国贼们的杰出代表们,因为它们爱党爱得足够深,但是也正因为它们爱党爱得太深了以至于失去了人性,它们的话不听也罢,还是将就着听我这个外人粗略地总结总结吧,因为是外人,我大概只能总结出三点。
第一点:党的话很多很多,却都含混不清。
要想弄清楚党的话有多少,就得先弄明白什么算是党的话。党章算吗?党章一定得算,我不知道一部党章具体有多少字数或者说有多少话,我只知道党章改过很多次,大概过些年就会改一次,我想把所有的党章里的话都统计起来的话就算把里面重复的给它去掉应该也不少吧。各级党组织的领导人所说的话算吗?我想应该也得算吧,比较高层次的党组织的领导人的话得算,最起码领导人里的一把手所说的话应该算党的话,这得有多少人,这得有多少话,我想就算是杂七杂八的一扣也不会比所有党章里党的话少,只能大概说海量,海量。 除此之外以胡锡进、金灿荣、司马南、张维为为代表爱国贼们的杰出代表们所说的话可以算作党的话吗?这个确实是值得商榷的问题,在我这里铁定是不能算的,但是对于这些爱国贼的代表们所能代表的那些爱国贼们,它们的话应该也得算党的话,要不然会伤它们这些代表们的脏心烂肺的,得算,得算,这样算来算去就算是去掉其中重复的党的话在数量上去计数应该是个天文数字吧,是不是很多很多,至于含混不清也是一定的,党是做什么的,党是统治和控制人的,党的话更是去统治、控制最少是去玷污人的思想的,而人的思想这东西又不像人每天吃几次饭拉几次屎那样直观,思想是缥缈的,为了应对这种缥缈,在整体上去看党的话都是含混不清的,不然达到不达到统治、控制和影响人的思想效果先不说,党的话本身就不成形了。比如镶在党头上的那句“为人民服务”就含混不清,什么算人民,怎么叫服务,如果不含混就只能说“为党自己认可过的属于“人民”的人提供党所做的事情之中可以称之为“服务”的行为”,您看是吧,已经这样了也没把人民和服务解释清楚,您说党的话含混不含混吧。
第二点:党的话很杂很杂,又在不断变化。
也许真的是党太过于伟大,也许真的是党太过于自信,只要是党所统治的范围内,甚至应该也包括不受它所统治的世界,只要与它有关的吧,关于政治党有话说,关于经济党有话说,关于文化党有话说,关于历史党有话说,关于宗教党有话说,关于环境党有话说,关于人性交不性交生不生孩子党都有话说,它妈的人类世界的一切的一切党都有话说,有了党世界才有意义,只有党的话能给世界指明方向,在这里先不讨论党的话的正确与否了,只说党的话这样无死角的去覆盖一切它能不杂吗?不杂才怪呐。当然如果说党的话能像法律条文一样严谨的话从某种层面来说无所不包大概也可以说无可厚非,但是不管党把它的话吹嘘到天上去它毕竟不是法律,高于法律也不是法律,如果说党的话能像良善的宗教条文一样稳定守恒的话从个别视角去看大概也可以接受,但怎么可能,党章变来变去,各级党的领导人变来变去,就连那些爱国贼们的代表们也像浇了大粪的杂草一样一茬又一茬,都是它妈的缺德丧良心,但是各有各的坏法啊,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就算是对同一件事在很短的时间内党的话也可以来回横跳,比如前些天很火的鼠头鸭脖子事件就是很好的证明,今天党说了那是鸭脖就是鸭脖,谁说是鼠头在党看来就应该把谁抓起来,第二天党说鼠头就是鼠头,谁要再敢提鸭脖在党眼里一定居心叵测,如果第三天党改口说是鸭脖那就是鸭脖,谁要是不服气或者说胆敢揪住鸭脖鼠头这件事不放,完全可以把谁抓起来,虽然这是件小事但却完全可以说明党的话很杂很杂,杂到连鸭脖或鼠头都不会放过,而它的变化也许就在几天甚至几分钟之内。
第三点:党的话很美很美,只是臭不可闻。
前面已经提到过党的话是用来统治、控制最少是去玷污人的思想用的,更进一步的说就是党的话就是用来骗人的,骗自己或者说骗它们自己人,更骗别人或者说骗所有不是它们自己人的所有其他人,一般情况下,骗人的话都比较美,从这个方向说下去,党的话绝对是骗人话里最美的那一大坨,党的话里有几乎没有错误的过去,哪怕它真的直接害死了最少几千万人,党的话里有几乎没有问题的现在,哪怕现在在它的统治范围之内真的是民生凋敝、自杀泛滥,党的话里有绝对完美的未来,哪怕那真的只是虚空之中的大旗,就是这么美,从另一个层面来说,党的话不管怎样绝对能让傻子听着开心,党的话不管怎样绝对能让骗子听着舒心,党的话不管怎样绝对能让那些爱国贼的代表们嗨到直接高潮,就是这么美,再从另一个层面来说,对于党来说关于它的话它根本不关心也不在意任何人包括它们自己人在内的人信不信,只在意服不服,服的就不说了,不服的能抓就抓,抓不住把他或她屏蔽掉甚至扭曲掉不就不就好了吗?如此这般下来党的话能不美吗,就是这么美。但党的话就是再美也不能改变它是骗人的这一属性啊,或者说不管怎样美都没变法改变它臭不可闻的本质啊,比如说共产党党章里那句“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屁话,谁要能用人话给我解释出或者论证出所谓的共产主义在所谓的共产主义实现那一天还有什么意义,说句过分的话我天天为他或她或它祷告,如果没有任何人或垃圾(爱国贼的代表们)能够用人话解释出或者论证出来合理的意义只能说明这句话本身真的臭不可闻。紧接着您就可以想了,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都臭不可闻了,它的其他话能有香味吗?
大概总结了党话的三个特点,接着就该说做人事了,我想其实严格意义来说关于做人事我应该也算个门外汉,我做过的事情太少,我犯过的错误太多,我甚至不确定我现在算不算在做人事,但不管怎样我还是想接着往下说的,因为最起码我对于自己辨别或者说判断什么是做人事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在我的粗浅认识里做人事其实跟做人应该是同一个意思,而关于做人怎样才好我想儒家传统文化中的“仁、智、礼、仪、信”五个字总结的最为精炼和透彻,我不确定在共产党统治之前的传统文化中这五个字是对做人所提的最低要求还是最高标准,但我很确定在共产党的统治世界里,这五个字对几乎所有人来说都宛若镜中之花水中之月一样遥远而模糊,对我起码是这样,更为残酷的现实是把这五个字喊的越响亮的人离这五个字或者说离这五个字的意境越遥远,我想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当然是共产主义和共产党本质中的虚伪和奸诈所必然造就的,没有办法,现实就是这个样子,在这样的现实中幻想着党的人以“仁、智、礼、仪、信”为参照去束缚它们自己人,我想就如要求“母猪上树、公猪下崽”一样过分或者说不公允,所以得完全抛开“仁、智、礼、仪、信”来谈听党话之后的做人或者说做人事,我想不管在任何时代,在任何地方,一个人如果要做人事最起码应该在思想上真诚,在逻辑上如一,在行为上有底线,这真的是最低而不能再低的标准了,但结合前面所说党的话的三个特点和众所周知的现实,如果真正的听党话,就真的不可能做人事了。
您想啊,党的话很多很多,却都含混不清。一个人如果真听了的话,不管是全听(不可能全听),还是选择性的去听,这个人不会真诚,最起码不可能在思想上真诚,反而基本上就是一个骗自己也骗别人的骗子,最起码是个思想上的骗子;您想啊,党的话很杂很杂,又在不断变化。一个人如果真听的话,不管是听大面的(不可能听大面的),还是听细微处的,这个人不会如一,最起码不可能在逻辑上如一,反而基本上就是一个听声变性的变色龙,最起码是个逻辑上的变色龙;您想啊,党的话很美很美,只是臭不可闻。一个人如果真听了的话,不管是真信(不可能真信),还是假信,这个人不会有太多底线,最起码不可能在行为上有太多底线,屎都能闻出香味来,什么善与恶,是与非,甚至是人性都得抛到九霄云外,而真的少了善与恶,是与非,还有人性的牵绊,还需要底线做什么,这个世界又会成为什么样子,也许就是现在的鬼样子吧,当然我相信在以胡锡进、金灿荣、司马南、张维为等爱国贼们的代表们的引领下,情况可以更坏,或者说已经在更坏的路上。
这篇文小文章写到这里,基本上算是写完了吧,论证了听党话和做人事真的只能二选一这个小论点,论来论去却又感觉自己好像在论证一个伪命题,或者说这个论点有两个大的漏洞,第一个漏洞就是对于我自己来说这个论点在夹枪带棒这方面确实有点过了,我所想反对的真的是共产党这一整体和那些爱国贼的代表们,而不想把所有听党话的党的人都包含在内。第二个漏洞就是严格来说关于听党话更像一个范围概念,而不是一个固定的标准概念,也就是说对于党的人来说,不存在完全不听党话的人,也不存在完全听党话的人(那些爱国贼的代表们虽然它们很想也称不上完全),所以说这个论点的更好的说法应该是对于党的人来说,有多大程度上的听党话,就会有多大程度的不做人事更为合适。不过我又想只要是正常人仅仅只是想一想“恶意返乡、恶意讨薪、软肋”等等数不尽的党的时代名词的意境,大概也能理解我所说的听党话和做人事,真的只能二选一也并不太过分吧。
文章的最后我还想再做另外一个补充,这个补充就是我认为党是知道哪怕是对于它们自己人来说是不存在完全不听党话的人,也不存在完全听党话的人的,但党为什么又要把听党话举得那么高呐,我想这是因为党更知道听党话是一把悬在外人更是悬在所有它们自己人头上的一把锋利的屠刀,一把想砍谁就能砍谁的屠刀。言尽于此吧。

2023年7月18日星期二
heartstorm
开国元老
开国元老
帖子: 3608
注册时间: 周日 8月 20, 2023 6:38 pm

Re: 听党话和做人事 真的只能二选一 起跳的木鱼

帖子 heartstorm »

其实就一句话,黄俄就是土匪, :cool:
起跳的木鱼
站之栋梁
站之栋梁
帖子: 55
注册时间: 周六 6月 22, 2024 10:31 am

Re: 听党话和做人事 真的只能二选一 起跳的木鱼

帖子 起跳的木鱼 »

哈哈 我的其他小文章也可以额
heartstorm
开国元老
开国元老
帖子: 3608
注册时间: 周日 8月 20, 2023 6:38 pm

Re: 听党话和做人事 真的只能二选一 起跳的木鱼

帖子 heartstorm »

起跳的木鱼 写了: 周三 6月 26, 2024 2:27 pm 哈哈 我的其他小文章也可以额
不要老用这句话回复,会让人误解你是机器人, :facepalm:
起跳的木鱼
站之栋梁
站之栋梁
帖子: 55
注册时间: 周六 6月 22, 2024 10:31 am

Re: 听党话和做人事 真的只能二选一 起跳的木鱼

帖子 起跳的木鱼 »

heartstorm 写了: 周三 6月 26, 2024 4:14 pm
起跳的木鱼 写了: 周三 6月 26, 2024 2:27 pm 哈哈 我的其他小文章也可以额
不要老用这句话回复,会让人误解你是机器人, :facepalm:
起跳的木鱼
站之栋梁
站之栋梁
帖子: 55
注册时间: 周六 6月 22, 2024 10:31 am

Re: 听党话和做人事 真的只能二选一 起跳的木鱼

帖子 起跳的木鱼 »

大家好 感觉我的小文章快在推特上传播了 真高兴啊 破费喝点去 待会 真高兴啊
heartstorm
开国元老
开国元老
帖子: 3608
注册时间: 周日 8月 20, 2023 6:38 pm

Re: 听党话和做人事 真的只能二选一 起跳的木鱼

帖子 heartstorm »

起跳的木鱼 写了: 周六 7月 06, 2024 8:30 am 大家好 感觉我的小文章快在推特上传播了 真高兴啊 破费喝点去 待会 真高兴啊
再接再厉!!!
起跳的木鱼
站之栋梁
站之栋梁
帖子: 55
注册时间: 周六 6月 22, 2024 10:31 am

Re: 听党话和做人事 真的只能二选一 起跳的木鱼

帖子 起跳的木鱼 »

heartstorm 写了: 周六 7月 06, 2024 2:11 pm
起跳的木鱼 写了: 周六 7月 06, 2024 8:30 am 大家好 感觉我的小文章快在推特上传播了 真高兴啊 破费喝点去 待会 真高兴啊
再接再厉!!!
哎 白高兴了 还没传播开 酒也白喝了 浪费钱
起跳的木鱼
站之栋梁
站之栋梁
帖子: 55
注册时间: 周六 6月 22, 2024 10:31 am

Re: 听党话和做人事 真的只能二选一 起跳的木鱼

帖子 起跳的木鱼 »

才8000多个 展示 没有火起来 酒白喝了 浪费钱 哎
heartstorm
开国元老
开国元老
帖子: 3608
注册时间: 周日 8月 20, 2023 6:38 pm

Re: 听党话和做人事 真的只能二选一 起跳的木鱼

帖子 heartstorm »

起跳的木鱼 写了: 周六 7月 06, 2024 11:42 pm 才8000多个 展示 没有火起来 酒白喝了 浪费钱 哎
没事,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有个人努力,也需要机遇!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