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蛊

回复
heartstorm
开国元老
开国元老
帖子: 1928
注册时间: 周日 8月 20, 2023 6:38 pm

希望蛊

帖子 heartstorm »

===第五节:人祖三蛊,希望开窍===

  霎时间,周围一静,无数道目光向自己投射而来。
  “真是越来越精彩了。”方源在心底笑了笑,众目睽睽之下,他淌过河水,踏上对岸。
  顿时,他就感到一层压力。
  这压力来自于花海深处的灵泉,灵泉产生元气,因为元气太过于浓郁充沛,便导致了压力。
  但是很快,从方源脚边的花丛中,就升腾起一阵光点。
  光点飘摇,笼罩住方源的全身,最后悉数投入到他的体内。
  “这就是希望蛊了。”方源心中喃喃。负责人虽然没有说明,但他知道的很清楚。
  这每一个光点,都是一只蛊。
  蛊名为希望。
  有一个最古老的传说,就是说的希望蛊。希望蛊。
  传说,这个世界刚刚形成的时候,一片蛮荒,野兽横行,出现了第一个人类,名字叫人祖。他茹毛饮血,生活十分困难。
  尤其是还有一群野兽,名字叫困境,特别喜欢人祖的味道,想要吃掉他。
  人祖没有山石般强硬的身躯,没有野兽的利齿爪牙,怎么和这群叫做困境的野兽争斗呢?他的食物来源很不稳定,整天东躲西藏,处在大自然食物链的低端,几乎就要生活不下去了。
  这个时候,有三头蛊,主动找上门来,对人祖说“只要你用你的生命来供养我们,我们就帮助你渡过难关。”
  人祖走投无路,只好答应了这三头蛊。
  他先用自己的青春少年,供养了三只蛊中最大的那只,那只蛊带给了他力量。
  靠着力量,人祖的生活开始改善了,他开始有稳定的食物来源,有能够自保的力量。他好勇斗狠,击败了很多困境。但很快就吃了苦头。最后他发现,力量不是万能的,它也需要恢复和修养,不能随意挥霍。
  而且对于整个困境兽群来讲,他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小了。
  人祖痛定思痛,决定用自己最年富力强的中年,来供养三只蛊中最美丽的那只。
  于是,第二只蛊带给了他智慧。
  人祖有了智慧,学会了思考和反省,并开始累积经验。他发现很多时候运用智慧,比运用力量更有效果。靠着智慧和力量,他一度征服了许多先前无法征服的目标,击杀了更多困境。并吃困境的肉,喝困境的血,以此顽强的生存下去。
  但好景不长,人祖老了,越来越老。
  这是因为,他把少年和中年,都供奉给了力量蛊和智慧蛊。
  人一老,肌肉就萎缩,脑筋也转不快了。
  “人啊,你还能带给我们什么呢,你再没有什么能供奉我们的东西了。”力量蛊和智慧蛊发现了这点后,都绝情地离开了。
  人祖丢失了力量和智慧,又被困境发现,陷入了兽群的包围。他老了,已经跑不动了,牙齿也脱落光了,连野果野菜都嚼不动。
  他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周围是密密麻麻的困境,他心中全是绝望。
  就在这个时候,第三蛊对他说“人啊,你供奉我吧,我能让你脱离困境。”
  人祖流着泪道“蛊啊,我还能有什么呢?你看,力量蛊和智慧蛊都抛弃我了。而我只剩下了老年。相比较少年,和中年,老年虽然不值一提,但如果我把老年都供奉给你,我的生命也就会立刻完结。我现在虽然被困境包围了,但是一时半刻也不会死。我还想多活一些时间,哪怕是一秒钟也好。所以你走吧,我已经无法供奉你了。”
  那蛊却说“在三只蛊中,我的要求最小了。人啊,你只要把心交给我,就可以了。”
  “那我就把心交给你好了。”人祖道,“但是蛊啊,你能带给我什么呢?现在这个绝境,哪怕是力量蛊和智慧蛊重新回到我的身边,也改变不了啊。”
  和力量蛊相比,这只蛊身躯最孱弱,只是一个小小的光点。和智慧蛊相比,这只蛊最黯淡,只能发出微弱的白光,一点都不华美绚丽。
  但是当人把心交给了这只蛊后,这只蛊忽然绽放出无限的光明,在这光明中,困境们惊恐地大叫“这是希望蛊,快撤,我们困境最怕希望了。”
  困境兽群顿时仓皇而退。
  人祖目瞪口呆,从那一刻起,他知道了——面对困境,就把心交给希望。
  而此时,希望蛊汇成一束光流,已经进入了方源体内。
  因为外界的压力,它们很快汇集到方源的腹部,在肚脐下三寸处,自发地团成一团。
  方源顿时感到压力稍减。
  他迈开步伐,继续前行。
  每走一步,都会有陆续的希望蛊从花海中飞腾而出,投入他的身体,加入光团。
  光团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但是隔岸的负责人却皱起了眉头。
  “这希望蛊的数量,似乎有些少啊。”一直暗中关注着方源的很多家老,看到此景,都不由地心中一沉
  族长也皱起眉头,这绝不是甲等资质该有的气象!
  方源顶着压力,继续往前走。
  “十步以下,是没有修行资质。十步到二十步之间,是丁等资质。二十步到三十步之间,是丙等资质。三十步到四十步,是乙等资质。四十步到五十步,是甲等。到目前为止,我已经走了二十三步。”
  “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方源心中默默地数着,到了二十七步时,就仿佛听见轰的一声,腹部两肾中间的光团积蓄到了极限,突然猛地一炸。
  这一炸,只发生在方源体内,外人根本察觉不出,只有方源在刹那间感到一种惊天动地的玄妙。
  霎时,他全身汗毛乍立,毛孔紧闭,心神如猛地拉开的弓弦,骤然张紧。
  旋即,脑海忽然一空,整个身躯软绵绵地,好像是坠入了云巅。心弦由此放松,汗毛扶顺,全身所有毛孔都张开。
  一下子,全身就出了一层微汗。
  这个过程,说起来有些长,其实特别的短暂。来的快,去的也极为突然。
  方源失神只是一瞬,就回过了神。
  他暗中凝神往体内一探,就发现腹部肚脐以下,两肾中央凭空出现了一窍。
  开窍成功了!
  这就是长生的希望!!
  ===第六节:未来的路,会很精彩===
  空窍玄妙异常,虽然寄托在方源体内,但是却不和五脏六腑同处一个空间。你可以说它无限大,又可以说它无限小。
  有人称之为紫府,有人称之为华池。不过更多人称之为元海空窍。
  整个空窍呈球形,空窍表面流动着白光,是一层光膜。就是先前的希望蛊炸裂开来,凝聚的一层光。
  正是因为有了这层光膜,才支撑着空窍,不会塌陷。
  空窍之中,自然就是元海。
  海水平滑如镜,呈现一片碧青之色,却又浓稠无比,带着铜的光泽。
  这是一转蛊师才有的青铜真元凝结,俗称青铜海。
  海面不到空窍的一半高度,只有四成四。这也是丙等资质的局限。
  每一滴的海水,都是真元,代表着方源精气神的凝结,象征着他十五年来积蓄出来的生命潜能。
  蛊师就是用这真元来催动蛊虫,也就是说,从此刻起,方源就正式迈入一转蛊师的行列。
  空窍已开,再没有希望蛊汇入方源体内。
  方源收起心神,只觉得前方的压力坚厚如壁,也不能再进一步。
  “一如前世啊。”对这个结果他淡然一笑。
  “不能再走了吗?”学堂家老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隔岸喊道。
  方源直接转身往回走,以实际行动回答了他。
  这下子,就连那些少年们也反应过来了。
  顿时,就听嗡的一声,人群炸开了锅。
  “什么?方源走了二十七步?”
  “原来他只有丙等资质?!”
  “难以置信,他这么天才,只是个丙等?”
  人群中掀起轩然大波。
  “哥哥……”在人群中,古月方正抬起头来,震惊地看着趟河回来的方源。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自己的哥哥居然只是一个丙等?
  他一直认为,哥哥会是个甲等资质。
  不,不仅是他,舅父舅母还有族中的许多人都这么认为着。
  但是现在,结果居然是这样!
  “可恶,居然只是个丙等!”古月族长暗捏双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暗中关注的家老们,有的皱起眉头,有的低头谈论,有人仰天长叹。
  “会不会测试有误?”
  “怎么可能?这方法准确无比,况且有我们一直盯着,作弊都难。”
  “可是,那他先前的表现和才情,又怎么解释呢?”
  “元海资质越高的少年,的确会表现出超越常人的特性。比如聪颖、悟性、记忆力、力量、敏捷等等。但是反过来,这些特性并不代表资质一定就高,一切还得以测试结果为准。”
  “唉,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古月一族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
  冰凉的河水,浸湿了足袜,冷得有些刺骨。
  方源依旧面无表情地走着,距离越来越近,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学堂家老沉重的表情,可以敏锐地觉察到上百位少年投来的目光。
  这目光中有惊诧,有震动,有嘲讽,有幸灾乐祸,有恍然,有冷漠。
  一模一样的情境,让方源不由地想到了前世。
  那时自己感觉天都塌下来了,过河时失足摔了一跤,浑身湿透,失魂落魄。却没有一个人搀扶自己。
  这些失望、冷漠的表情和眼神,像是尖刀凌迟着自己的心。思绪纷乱无比,胸口更是隐隐作痛。
  就好像是从云端摔到地上,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不过,今生。
  重临这样的场景,方源的心却平静无比。
  他想到了那个传说,当困境来临时,要把心交给希望。
  如今这个希望,就在自己的体内。虽然这希望不大,但已经好过那些毫无修行资质的人。
  别人因此而失望,那就失望吧,又能如何呢?
  别人的失望与我何干?重要的是自己心存希望!
  五百年的生涯,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的一生之精彩,在于自己追逐梦想的过程。不必苛求旁人的不失望或者喜欢。
  走自己的路,让旁人失望和不喜欢去吧!
  “唉……”学堂家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又喊道,“下一位,古月方正。”
  却无人应答。
  “古月方正!”家老大喝,声音在溶洞中嗡嗡回响。
  “啊?我在,我在!”方正从震惊的情绪中挣脱,连忙跑出,不幸脚下一个踉跄,顿时摔了个跟头,噗通一声,恰巧滚落到河里。
  顿时,哄堂大笑。
  “方家兄弟,不过如此。”古月族长冷哼一声,对古月方正也产生了一种厌烦。
  “这下丢人丢大了!”方正在河水中奋力扑腾了几下,奈何这河底甚滑,根本站不起来。努力的结果,反而显得他更加笨手笨脚。耳中听到一阵阵的哄笑声,这让他心中越加慌乱。
  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一股大力把他拽住,脑袋终于脱离了水面,身体也重新掌握了平衡。
  狼狈地抹了一把脸,再定睛一看,却是哥哥方源提着自己的衣领,将自己提了起来。
  “哥……”他张口欲言,换来的却是水呛到的结果,继而又引发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哈哈,方家的难兄难弟!”岸上有人嘲笑出声。
  哄笑声愈加响亮,学堂家老也没有站出来阻止,他深皱着眉头,心中充满了失望。
  方正手足无措,就听到耳边传来哥哥的声音“去吧,未来的路,会很精彩呢。”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