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拜登总统 您好! 起跳的木鱼

回复
起跳的木鱼
站之栋梁
站之栋梁
帖子: 55
注册时间: 周六 6月 22, 2024 10:31 am

尊敬的拜登总统 您好! 起跳的木鱼

帖子 起跳的木鱼 »

尊敬的拜登总统 您好!
起跳的木鱼
尊敬的拜登总统 您好!
尊敬的拜登总统 您好!首先真诚地祝愿伟大的美国永远繁荣昌盛!祝愿所有善良的美国人身体健康!当然再次祝愿您身体健康!God bless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God Bless You!
尊敬的拜登总统!我是一个生活在地球另一面的一个陌生人,今年36岁,从年龄上说与您相比我还是个小孩,从地位上说与您相比我是一粒尘埃,从见识上说与您相比我是个呆瓜,您的精力充沛,您的精明干练,您的为国为民都是我无比敬仰的,在明年的总统大选中我真诚的祝愿您能够取得成功,当然我也同等程度地祝愿您的竞争对手能够成功,这样说当然没有一丝一毫地不尊重您的意思在里面,相反呆瓜般的我认为作为一个没有资格表态的人不表态是对伟大的美国,也是对您最大的尊重。未知的选举才是伟大的选举,不像我所生存的地方,提到这里就不侮辱选举这个词了,与伟大的美国政治环境相比这边的政治就是个粪坑,毒害着所有生活在这里的良善之人,而且我相信如果任其发酵的话早晚会毒害到伟大的美国,或者说已经开始毒害了,我想这也是我很冒失又冒昧地写这封小信的原因之一,虽然我知道您基本上没有可能看到我的这封小信,但是我还是会很认真很认真地写这封小信,因为我真的很敬重伟大的美国,很敬重您。
尊敬的拜登总统,在我眼里美国就是世界和平的保障,在我眼里美国就是世界民主的灯塔,在我眼里美国就是中国未来的标杆,如果没有美国像普京一样的强盗人物会更加地肆无忌惮,如果没有美国像伊朗政府一样的流氓政权会更快地迅速蔓延,如果没有美国像共产党一样的邪恶组织真的有可能会在世界上无法无天,美国的伟大之处在于称强而不好斗,为己而不忘人,守中正而知变通,压奸邪不欺弱小,在我的眼里,从世界的角度去看近三百多年来最伟大的政治家无疑是美国的缔造者华盛顿总统,从历史的角度去看近二百年多年来最理想的政治制度无疑是美国的三权分立,从感情的角度去看近一百年多年来来对中国最友好的国家无疑是美国,当然我知道美国有美国的问题,但很早之前我读过《光荣与梦想》明白最深的道理就是人世间不可能有天堂,更当然我眼里的美国完全是跳过邪恶的共产党去看的,很早之前我就有一颗反对共产党的心。
尊敬的拜登总统,关于我为什么有这么一颗反共的心,我想大概可以从三个方面简单地跟您述说一下。首先当然是源于我对浅薄的历史认识,在我浅薄的历史认识里,共产党为了它自己的政权做尽了天下恶事,现在它骗所有人说抗日战争时期它是中流砥柱,中华民国的国民革命军可是牺牲了三百多万军人,它们自己死了几个;现在它骗所有人说它有条件的保护私有财产,大概它已经忘了在不太遥远的过去,养只下蛋的母鸡都是犯法,运气不好的话很可能是死罪啊;现在它骗所有人说它为人民服务,但是不管过去现在还是可以预判的未来它都不可能真正认识到是谁供养着它,供养着这个邪恶的毒瘤。其次是源于我对当下的粗浅看法,只说其中的一点,现在之中国自杀泛滥,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穷死的,或者说都是被共产党逼死的。因为对于穷人来说,最后的气门早已经被封死了,共产党无所不用其极地宣扬自己头上有光,背后的意思就是被它所统治的人都有罪,这是一种极其卑劣的思想玷污之术;共产党无所不用其极地表演自己没有过,背后的逻辑是点背不要怨社会,背后的逻辑更是穷死不要怨政府啊,贫穷可怕吗?非常可怕,但是更可怕的是因为贫穷而没有尊严,没有尊严也不能抱怨政府,哪怕是心头的抱怨也是罪过,只能相互挤压,或者自我挤压,在这种情况下自杀就变成不错的选择了,从单个层面来说,这些自杀者有错吗?当然有错,但是自杀泛滥的账真的应该算在共产党的头上,这是一种极其下贱的生命摧残之法;共产党无所不用其极地证明包括美国在内的文明世界不好,背后的观点就是它的统治之下就是天堂,背后的观点更是在天堂里你要活得不幸福,你活着干吗?这是一种最为无耻的反人类罪。最后是源于我对未来卑微的希望,在我卑微的希望里,只要有共产党我一生都不会幸福,在我卑微的希望里,只要有共产党中国永远没有希望,在我卑微的希望里,只要有共产党包括美国在内的文明世界永远不能安宁。
尊敬的拜登总统,最近好些年共产党确实没有再大张旗鼓地输出革命,但是更近些年开始它们更加地肆无忌惮地输出腐朽的思想,这种输出会让本来应该更加理智的人慢慢地出现共产主义也还行,集权专制不太坏,个人崇拜也还好吧等等非常危险的幻觉,当然从长远来看,我根本不相信共产党这种极其卑劣的输出会让美国产生巨大的裂变,美国的制度很平衡,但我相信这种输出一定会消耗美国的精气神或者说生命力,而且其他美国的盟友们会不会出现裂变就不太好说了,比如台湾;最近好些年共产党确实没有再毫无底线地展示狂躁,但是更近些年开始它们重新把非理性视为光荣,有时候想想这种非理性哪怕是对遥远的美国来说也算是个炸弹,当然从逻辑去想,我也不相信共产党这种极其自私的组织真的有勇气把它的非理性调高到自爆的程度去伤害美国,自私的人都怕死,自私的组织也不会例外,或者说它们更怕死才更为合适,但是我想着炸弹永远是炸弹,小伤害也是伤害啊,而且共产党这种非理性有可能还会有其他的连锁反应,比如更快地影响到韩国和北朝鲜;最近好些年共产党确实没有再直接了当的挑起战争,但是更近些年开始它们又把战争的号角吹出了节奏,我浅薄的认为吹着战争的号角才是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本性,相比于朋友它们更需要敌人,相比于安全它们更需要战斗,相比于生命它们更需要死亡,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而不吹战争号的时候更像是它们的伪装,或者说意外地出现了相对有人味的领导人,当然从事实来说,我更加不相信共产党这种极其腐朽的组织的军队的战斗能力会有可能战胜美国,美国的战力很强,但我想着不管到任何时候战争都是要死人的,美国完全没必要为了共产党这样的组织牺牲自己人的生命,而且我不太希望共产党的军人(哪怕他们是党卫军)为了这样的组织流血。
尊敬的拜登总统!请原谅我在刚刚的表达中在语言和组织上有些错乱,确实是因为水平问题,但我想我的意思是表达出来了,再次总结的话我想我的意思有三层,第一层就是我卑微的认为共产党对美国是有害的。第二层是相比于它对美国的危害,它对美国的盟友危害更大。第三层是尽管我恨透了共产党,但从根本上来讲我不希望美国和共产党爆发军事冲突,特别是大规模的军事冲突。关于前两层我就不再多言,而关于第三层意思我还想做些额外的补充,我不希望爆发战争的第一个原因说过了就是我胆子小不希望有人在战争中流血,哪怕他并不无辜我也不希望。第二个原因是以我浅薄的认知出发我对于如果真的发生大规模的军事冲突之后战争后果的些许卑微的揣测,从事实结果上来讲共产党不可能取得胜利,但是在宣传上或者说理论中共产党又不可能失败,也就是说战场上的失败会让共产党对内更加残暴,对外更加危险,进一步来讲就算是共产党因为与美国的战争而倒台了,由于中国太大又太复杂的原因,相比于出现一个民主的政权来说更大可能会出现一个军事独裁政府,如果万一是后者不能保证说中国出现一个军事独裁政府比之于共产党对美国来说会是更加坏的的情况,但考虑到美国及其盟友所要付出的代价绝对不是好事情。总之一句话,不管是谁面对共产党战争永远不是最优的选择,它不配,真的不配。
尊敬的拜登总统!再次抱歉,说着说着在语气上变得有些狂妄,真的不好意思,我真的明白并理解自己是一粒尘埃,但是不管怎样我还是想把我想说的话说完,还好您很大可能是看不到的,这样想着会壮我的怂胆。当然说够了不与共产党爆发大规模的军事冲突,美国甚至是美国所有的盟友在面对共产党时也不能表现出丝毫怯意,不然反而会加大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因为在得寸进尺方面一直是共产党甚至是所有邪恶组织的本能,它们需要敌人,这应该也算是一个悖论,关于这个悖论就不再多说,我想说的是对于美国来说的另一个悖论,也就是宣传的悖论。
美国是民主国家,美国的大部分先进的盟友也都是民主国家,而民主国家的政府为了保证自己的民主就不能也不应该在自身选举以外的宣传上下太大的功夫,本来这应该是无可厚非的,或者说是理所应当的,但是当美国也包括美国的民主盟友们面对共产党甚至所有带有邪光性质的组织的时候,这种无可厚非和理所应当又变成了民主的最大软肋,因为像共产党也包括其他所有封闭落后邪恶的组织在表象和形式上它们确实各有各的不同,但是在本质上来说影响、侵扰甚至是控制人的思想是它们的共性,而宣传,无所不用其极的宣传就是它们的生命之本,是它们最强的地方,也是它们最弱的地方。最强是从投入的方面去说的,可以说这些组织如果想生存下去,它们所有的投入包括军事投入从根本上说都是围绕着宣传而去的,最弱是从性质方面去说的,可以说这些组织在对内对外的宣传核心虽然不同,但是从本质上说它们宣传的东西都是假的,更是恶的,不存在其他可能。举个例子来说,如果能够给大部分北朝鲜人足够多的资讯,也就是尽可能的,无所不用其极地让尽可能多的北朝鲜人明白真实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我相信不出十年北朝鲜人能起来把金三胖给生吃了。共产党及其政府与北朝鲜的金氏王朝虽然略有不同,但是差别具体又有多大从本质上来说我想不出来太多。
尊敬的拜登总统!刚刚所提的宣传的悖论,从另一个层面来说可以总结为三个漏洞,也就是道义的漏洞、概念的漏洞和逻辑的漏洞。道义的漏洞可以简单的归纳为主权和人权之争,也就是民主的政权为了推进不民主国家的人权之保障从表面来看必定会从侵害这个国家的主权也变相地侵害这个国家人权开始,因为像共产党这样的政权都会有一套极其残酷的主权和人权的传导回路,也就是说您要让它不痛快,它会让它们所谓的自己人更不痛快,而把这种不痛快甩锅给您,让您的道义性受到怀疑。概念的漏洞可以简单的定义为黑白之别,也就是说对之于不同的世界存在着巨大的色差,有时候这种色差甚至是颠倒的,因为像共产党这样的政权从根上来说它们早已经倒置了概念,而玩文字游戏绝对是它们最拿手的好戏,也就是说不管你说了什么,经过它们的一传导绝对能完美地给你扭曲掉,哪怕你真的说的是上帝之言,也能变成扣在你头上的脏盆子,就是这么神奇。逻辑的漏洞可以简单的变形为真与假意义,单就渺小像我的个体而言,什么是真的,能够真实的影响我生活、生存、思想和情绪的都是真的,而之外的东西都像是假的,从社会来说也大概如是,因为像共产党这样的政权不管它们把口号喊成什么样子,从内涵来说它们都偏向于唯心,因为控制人的思想是它们的终极手段,它们不唯心有什么办法,而从唯心去看看待共产党一样的政权,所有正常的逻辑就会失去它本应该有的穿透力了,这也就是逻辑的漏洞吧。
尊敬的拜登总统!我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有些我自认为是说清楚了,有些我也明白没有能够说清楚,对此我还是很抱歉,没有办法受限于自我的认知水平我能说的大概也就只能这个样子了,最后我想向您讲三个小事,第一个小事是我大概听已经去世了的高华先生讲的,他讲过在共产党的最早期,大概是在井冈山时期吧,共产党的党内斗争达到过令人颤抖的用烧红的火棍通肝门的程度。第二件小事是我小时候放羊的时候听一个放羊的老头给我讲的,他现在也已经去世了,他给我讲说在文革时期,他去过的一个公社的一个八岁左右的小女孩不小心骂了一句毛泽东,就被那个公社的领导们令人发指地活活糟蹋死了,她死的时候才八岁啊。第三小事是前两年我听说我们临乡一个村里有一个老上访户,上访的原因我没有打听,但我听说的是乡里面的人为了阻止他上访找人把他的两个膝盖骨给起掉了,没过多久他也就死了。我当然明白这些都是个例,我不能百分百的保证这些都是真的,但相比于这些我更不能明白的是这些事情到底有多个例,我更不能百分百保证这些都是假的。
尊敬的拜登总统!我说这三个小事的第一个目的当然是想卑微地请求您或者说美国也包括美国的盟友们吧,尽可能的保证在你们那边的所有反共的人的生命安全,如果能提供些信息内容就更好了,他们真的是我们这个国家未来的希望,虽然从整体上看确实不争气,但是不管怎样希望这个东西不管多么微小总比没有强吧。我的第二个目的当然是幻想着如果您或者说您的所有同事和朋友们能够想起共产党就恶心,看到共产党的高级别领导人就反胃,我想如果真能如此的话,在所有别的方面你们己利出发随心就喜就非常感激不尽了,我想离共产党倒台也就真的可以数日子了。
尊敬的拜登总统!文章的最后我想说的是我爱自己的国家,我爱自己的民族,关于我的这种爱,说句狂妄的话,我不需要包括伟大的您在内的任何人替我辩白,我真的很爱自己的国家。
最后真诚的祝愿您和您的所有同事和朋友们:身体健康,天天开心,心想事成!再次祝愿您和您的家人们:身体健康,阖家喜乐,万事如意!
God bless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God Bless You!

此致!无限的敬意!

2023年8月17日星期四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