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备在纪念六四35周年活动中的讲演稿

闲聊八卦,天南海北,随心所欲,直言不讳
回复
steeler
开国元老
开国元老
帖子: 383
注册时间: 周一 8月 21, 2023 4:01 pm

预备在纪念六四35周年活动中的讲演稿

帖子 steeler »

是是非非说“六四”反正纵横道丰碑

——在纪念八九六四35周年上的讲演稿

  庄晓斌

在座的诸位同仁、女士、先生、朋友们:今天我们在这里济济一堂。来缅怀纪念发生在35年前的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八九六四”运动。

我相信,今天在世界的其他角落。也会有类似的纪念活动。当年参加这场伟大运动的无数莘莘学子们,如今都已经是年近花甲的老人了,但我想他们此刻无论身在世界何处,回忆起当年热血沸腾的青春时光,一定都会热泪盈眶的。大浪淘沙,他们之中有许多人甚至背弃了原来的理想,甚至走进独裁专制的体制内,成了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但是他们当年为追求中国的民主事业所作出的不朽贡献依然值得人们敬仰。

在今天这个庄重的场合,我仅代表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法国分部的诸位同仁,向本次纪念活动表示诚挚的祝贺!并借此机会。表达我本人和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法国分部诸位党员的共同心声。

我清晰地知道,发生在35年前的“八九六四”学生运动在某些人的心目中已经“神圣”到了不可亵渎的境地。它的伟大形象不仅有“天安门母亲”们在精心呵护着,而且在西方主流社会的舆论里,这是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一场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这也几乎成了西方舆论界的共识。除了中共政权的御用文人,几乎没有什么人敢斗胆来否定这场“爱国民主运动”的性质的。
我丝毫不隐讳自己的感情,在阅读“八九六四”的资料时,也确实感受到淋漓的鲜血对视觉的冲击。甚至在字里行间我亦能清晰地听得见赤诚学子那足能让人感奋的心跳。他们对我中华民族挚爱的感情确实是不可以亵渎的。在“八九六四”已经神圣到不可亵渎的今天,任何质疑它的声音都无疑会招致到一片诟骂。
然而,详尽阅读完这些资料后,又有另一种声音在拷问我的良知。另一种声音又用更大的分贝呼唤着:良知更不可亵渎!历史更不可亵渎!为了给未来,给历史留下一页真实的史料,为了将来的人们能更精准地认证“八九六四民运”这段史实,我的这次演讲或许会遭到诟骂,但也算对得起中国知识分子腐朽意识里经常缺失的两个字------良知!\

我曾不止一次地在自己的脑海里发问:高举着“中国共产党万岁!”的标语牌,能走上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的道路么? 我甚至试图用策略,韬晦这样词语去解析,然而,最后我都失望了。
  认真阅读“八九六四民运”的所有资料,我惊奇地发现,这场运动甚至连像“反独裁,反专制”这些民主运动最基本的政治口号都没有明确地提出来。“八九六四民运”两面最鲜亮的旗帜是“反官倒和反腐败”所表现出较为激进的政治诉求也就是“扔小瓶”和“李鹏下台”等等,这些都没有超出共产体制内的所谓改革派政治诉求的范畴。毋庸置疑,这次学运确实遭到了共产体制内保守派的血腥镇压。也正是这惨烈的结局使参与这次学运的无辜学子们得到世界上所有热爱民主和自由的人们的尊敬。
“八九六四”只是中国大陆发生在八九年夏天的一次学生运动,它远没有神圣到是中国历史上一次“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的层次。因为历史和客观的局限,它既无法和高举反封建旗帜的“五四运动”比肩,也没有伟大到“推动了中国民主化进程”的高度。
言简意骇地为“八九、六四民运”定性:“八九、六四民运”只是共产党体制内的一次改革派和保守派之间的激烈交锋。把它提升到是“推进了中国民主化进程”的“爱国民主运动”的高度是名不符实的。

因为“八九、六四民运”“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没有触及到独裁专制的根基。最后遭到血腥镇压却没有出现强烈的反弹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因为这场学潮发生在独裁专制政权的种种弊端已经被越来越多人所认识到了的1989年,沸腾的民怨成了这场运动的助推剂。因此这场运动里也客观地表达了人民大众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的意愿。因此它才被世人赞誉是一场“推进了中国民主化进程”的“爱国民主运动”。
我丝毫不否认,怀着拳拳赤子之心的青年学子们无疑是爱国的。但因为客观和历史的制约,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一腔挚爱却是错误地倾注在了假共和真独裁的“人民共和国”身上了。
“八九、六四民运”和1976年4月5日发生的那场“天安门事件”,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只是共产党体制内的一次改革派和保守派之间的激烈交锋。他们之间的区别是,“八九、六四民运”规模更大,参与者更广泛,持续的时间更长,受到镇压更惨烈,而且至今没有得到中共的平反。而“四、五天安门事件”因为拥戴的是邓小平,所以已经得到“天恩浩荡”式的平反了。
我固执地认为,“八九、六四民运”就是发生在八九年夏天的一次学生爱国运动,他的历史意义可以和康有为领导的《公车上书》比肩,即开启了社会变革的先河。
我以为“八九、六四民运”真正伟大的历史意义在于,青年学子们用盈盈碧血擦亮了国人的眼睛,让国人看清了独裁专制的残暴本质。如果仅从这个意义上理解,把“八九、六四民运”提升到是“推进了中国民主化进程”的“爱国民主运动”也是可以接受的。
诚然,我们不能苛求受客观和历史制约的青年学子们,在八九年夏天就能撑起反独裁专制、打到共产党的鲜明旗帜。有这些莘莘学子走上街头,登高一呼,面对装甲、坦克车毫不退缩,用盈盈碧血擦亮了国人的眼睛,让国人看清了独裁专制的残暴本质,这就足够了!这些莘莘学子们就无愧是我们民族的精英!更令人感奋的是,这场学生爱国运动激励起的全民族宏大磅礴的爱国激情,上千万的北京市民,全中国亿万老百姓,香港、台湾及世界各地数千万的华侨华裔都站在了爱国学生一边。这就是亿万中国人用良知筑起来的一座历史丰碑啊!这座用莘莘学子们的无涯碧血染就的历史丰碑必定能千秋永存,万世不朽!
从“六、四事件”发生至今这35年来,对“六、四事件”的质疑声,对流亡海外的学生领袖们的诋毁甚至诟骂,几乎就一直没有间断过。什么反思啊!人血馒头啊!让别人去堵枪眼,自己临阵脱逃啊!恶劣者甚至还用上了诸如婊子、贱货、戏子、软骨头等等不一而足的人身攻击词汇。还有一些资深的理论家发表洋洋宏论,论证了“六、四事件”推迟滞缓了中国的“改革进程”。
对于这些无稽之谈,我真是感觉到心寒齿冷。我们民族的劣根性在这一群“好汉们”的身上彰显无遗。
不错,结结巴巴的刘晓波也许从来就不是个血气方刚的硬汉,唱歌的侯德健是个表演艺术家,叫他声“戏子”也无伤大雅。可用婊子、贱货来诟骂柴玲这就太恶毒了吧!
刘晓波、侯德健等天安门四君子们无论他们现在的政治立场如何,也不论他们后来有多少奴颜媚骨的言行,就凭他们在天安门广场上已经是枪声爆响,坦克车的马达声隆隆的危急时刻;他们意识到了血腥的屠杀瞬间即将降临。为了挽救广场上数千名无辜学子的性命,他俩几乎是用百米赛跑的速度去找当时的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的总指挥柴玲。恳求天安门广场指挥部派两个人和他们一起去和戒严部队谈,让执行清场任务的戒严部队给他们一点时间,他们好带领学生们无条件地安全撤离广场。当时柴玲以“赵紫阳和阎明复希望学生们能坚持到天亮”的理由拒绝了四君子的恳求。无奈之下四君子只好自己跑去和戒严部队谈,才最终挽救了数千名无辜学子的性命。侯德健曾言之凿凿地证实了这个细节的真实性。他说:“当时刘晓波义正词严地对柴玲说,我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问题是谁也没有资格拿广场上数千名无辜学子的性命做政治赌注!”

\好一个说话结巴的刘晓波啊!就凭这一句掷地有声的话语,就凭他们在危急时刻的这次理智的选择,他们就有资格获得世界上所有热爱民主和自由的人们的敬重。
再说柴玲,那时的她只不过是个20多岁的青年学生,是风起云涌的时代潮流把她推举到了那个举世瞩目的位置上的。涉世未深的她无论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是在危急时刻,都激情多于理性。这也是应该善意理解的。还是那句话,无论柴玲曾说过些什么错话,在以后流亡的岁月里,又有过那些有辱斯文的行止,这都减损不了她的光辉形象。她无愧是“八九、六四民运”的英雄!在那座中国人用良知筑起来的沉甸甸的历史丰碑上,毫无置疑地应该镌刻上她的名字!
在那座沉甸甸的历史丰碑上,还应该镌刻上: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司徒华,徐勤先……等等一长串闪光的名字

“八九、六四民运”这座亿万中国人用良知筑起来的历史丰碑,暂时还只能矗立在人们的心里,但我相信,迟早会有一天,这座丰碑会磊落地矗立在中华大地上,任凭风凋雨蚀,向未来的人们述说1989年夏天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那一幕惨烈的史实……


 二、是要平反?还是要昭雪?是仅仅抹平沙堆?还是要历史审判?
在现代汉语里,平反只是一个政治用语,是指涉及政权的人物、组织或政府在经历了一段不名誉阶段后恢复名誉,当然也有沉冤昭雪之意。然而,平反本身不包括道歉和赔偿,但可能是道歉和赔偿的先兆。平反大多用来指一些专制权力阶层因为政治角力,对个人进行批判、谴责、劳改或监禁,甚至是杀戮后,由于其后个人立场变化,政治领导人或路线变化等原因,对此人持同情立场,自我推翻了以前的结论。
而昭雪的含义就大不相同了。在现代汉语里,和昭雪并联为成语的最常用的一个词汇是沉冤,即沉冤昭雪。该词最早的出处由唐·于逖《灵应传》:“潜遁幽岩,沉冤莫雪。” 演绎而来的。现代袭用的“沉冤昭雪”这一词则来自关汉卿的著名剧目《窦娥冤》。在古汉语里,昭字就蕴含着明亮和明白事理的意义。如日月昭昭,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等等。而沉冤昭雪则就是雪洗冤屈,推翻诬陷不实之辞,恢复名誉,就像无辜的窦娥一样把冤深似海的屈枉通过六月天下雪控诉出来,即还了民女的清白之身,也彰显了天理和道义,从而达到了伸张正义之目的。
如此详细解析,我们可以看出,单纯的平反和沉冤昭雪是不一样的。而中共政权所做过的诸多次平反,不都是对受害人由原来的敌对立场转为持同情立场,自我推翻了以前的结论,不包括道歉和赔偿的“天恩浩荡”式的平反么?
《八九、六四事件》经过了35年光阴的陶冶和积淀,现在已经成为深深地楔入中共独裁专制政权脊背上的一根芒刺。这个芒刺已令执政者坐卧不安,但为什么就不敢拔出来呢?这其中的缘由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现在执掌中共政权的当权者和《八九、六四事件》屠城的刽子手邓小平,无论在感情上还是法统承传上都无法剥离切割;就像经过当代“玄武门之变”上台的华国锋,以及后来垂帘听政的邓小平与毛泽东无法剥离切割一样。尽管实质上他们都是毛皇帝的不肖子孙 ,但他们自己却恬然地以正统的嫡传人自居 。 我们向这些当权者去控诉“文革” ,控诉“六、四”,要求为惨遭杀戮的无辜者平冤昭雪。这无异就是到儿子开的法院去控诉他们的老子。尽管这些不肖子孙们已经明确地意识到了他们的老子杀错了人,双手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但指望他们给枉死的冤魂申冤昭雪,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不仅在这些不肖子孙的法典里,根本就没有正义和良知这种词汇;更要命的是如果他们否定了老子,自己正统嫡传人的身份就要受质疑了。

而一旦这个法统承传被否定了,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也就荡然无存了。裸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就是一伙面目狰狞的窃国大盗的卑劣嘴脸!这才是他们万万不能接受的苦衷啊! 所以虽然芒刺在背,令当权者坐卧不安,但即不敢放胆拔出来,也不敢放胆去触摸,这就是现今执掌中共政权的当权者的尴尬心态。
我选择“历史审判”这个词汇,除了以上表述的,还有更深的一层寓意。那就是洞察现在的国内外形势,很显然,目前尚不具备对《六四事件》进行“历史审判”的契机。这不仅仅是指顽固的执政当局绝没有断腕的勇气来主动拔出这个芒刺,而且国内还有相当一部分民众对《六四事件》的历史真相也知之甚微。迷惑于执政当局当年对《六四事件》的那些颠倒黑白的宣传,在中国大陆,起码还有半数以上的老百姓没有认清刽子手的狰狞面目。

在现实情况下,执政当局对给《六四事件》抹平沙堆式的平反的单纯诉求尚且置之不理,还提什么“历史审判”不就更愚不可及了么?
是的,我们的正义诉求,眼下是达不到目的的。可眼下达不到,并不是永远达不到。我执着地认为,这一伸张正义的历史时刻离我们不会太远了,假以时日,这大快人心的时刻一定会到来的!
我慎重地选择“历史审判”这个词汇,还有另一种寓意。那就是我们必须站在更高的道德角度上去评判这一段史实。我所说的“历史审判”并不是要把毛泽东、邓小平从坟墓里扒出来鞭尸。我们民族受“血债要用血来偿”“以暴制暴”这些腐朽观念的蛊惑已经太深太久了。虽然我并不赞同刘晓波先生“无敌论”的观点。我也不是一名基督徒,怀有上帝的那种“宽恕我们的敌人”的怜悯心。我只是和郑义先生曾表述的那句话:“我们和他们要的不一样”持有同样的观点。是非善恶必须明辨分清,但对某个人的责咎处罚就微不足道了。其实在民族大义面前,个人的恩恩怨怨真的是微不足道的。

\我倡导对《六四事件》进行“历史审判”,其意义就在于用丹青铁笔,把罪恶(不是某个人)镌刻在中华民族历史的耻辱柱上,以根绝这种罪恶在以后的历史进程中不会再重演!
我还要郑重地指出一点:《八九六四事件》即是深深地楔入中共独裁专制政权脊背上的一根芒刺,同时也成了我中华民族开启先河的睿智者们唾手可得的一笔最丰厚实惠的道义资源。睿智者们都看得非常清楚,谁有勇气率先去拔掉这根芒刺,谁就得天独厚地占据了上循天理,下得民心的道义资源;谁就更能得到老百姓的拥戴,在未来的历史舞台上就能占有更显著的位置。现在拔掉这根芒刺的时机尚未成熟,但跃跃欲试者已有之。若等到瓜熟蒂落的那一刻,恐怕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去争抢也或恐不及呢!

三,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此刻该做什么?
既然“皇恩浩荡”式的平反我们不屑,而伸张正义的平冤昭雪的历史契机还有待时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此刻又该做些什么呢?
我个人认为,此刻我们最迫切的任务依然是揭穿执政当局当年对《六四事件》的那些颠倒黑白的宣传,让全世界全中国有良知的老百姓都认清历史真相。也许有人会说,这项工作不是一直在做么?这不错,是有很多人在做,诸如天安门母亲,诸如很多当年的亲历者,包括像张世军这样的当年执行戒严任务的士兵。但这是远远不够的。
据我所知,在中国大陆上,真正了解《六四事件》真相的人并不太多。而中国的那些80后、90后出生的年轻人,对《六四事件》就更一无所知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件事已渐渐地淡出人们的视野,这正是执政当局所期望的结果。而这种结果则是最令人担忧的。造成了这样令人痛心的事实,当然是执政当局闭塞视听,欺骗人民,颠倒黑白,误导舆论种下的恶果。但和肩担道义的精英们不作为或者说作为的力度不够也是有一定责任的。
在35年以前,科技发展还没有达到数字化和信息化时代,执政当局闭塞视听,误导舆论是能够得逞的。但在互联网已经走进了普通家庭,翻墙软件日新月异的今天,执政当局仅能用防火墙屏蔽来阻挡人们了解真相就不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了。肩担道义的精英们有责任更有义务让每一个心存良知的中国人了解《六四事件》的历史真相。做这件具体的实际工作,要比做什么理论反思,相互诋毁的口水战有意义有价值多了。
我挚诚地奉劝诸位精英:不要再搞什么理论反思,相互诋毁的口水战了,你们在《八九六四事件》中表现出的爱国热忱,已经证明你们无愧是英雄了。我由心于衷地呼吁:英雄们,请自重!诋毁你们的形象,这是执政当局翘首以盼的。你们自己不能自辱名节,要珍惜自己,加强道德修为,恪守人格底线,扎扎实实地肩担起时代赋予给你们的历史艰责!一句话,去珍惜呵护那座亿万中国人用良知筑起来的历史丰碑,而不是去给那座丰碑抹黑!
历史的天空是需要理性思考来充填的。这是历史赋予知情者义不容辞的责任!王丹、吾尔开西、柴玲、封从德和刘刚等学运领袖们,你们能给未来留下一页真实的史料,才无愧于死去的英魂!无愧于神圣的历史!当然作这种工作可能会招致到恶毒的诟骂,但这可比那些相互间的口水战更有价值,因为这里检验的,是一个正直的人最缺失不得的两个字-------良知!
我的这次演讲期待着有识之士不吝赐教。
heartstorm
开国元老
开国元老
帖子: 2708
注册时间: 周日 8月 20, 2023 6:38 pm

Re: 预备在纪念六四35周年活动中的讲演稿

帖子 heartstorm »

这种自我感动毫无意义,到今天都没拿出一套理论,而好多人早已回国发财,跟公车上书怎么比,别人至少有一套政治改革方案,那些学生远远不如彭载舟李康梦。
回复